悟空网赚 发表于 2019-3-24 00:15:53

蔚来销量作假?小鹏员工窃取机密?造车新势力有点慌

    文 | 无冕财经
  接连两日,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先后陷入舆论风波。
  3月22日,据路透社报道,特斯拉针对多名涉嫌盗用商业机密的前员工提起诉讼,其中包括已经入职小鹏汽车的曹光志,涉嫌在离开特斯拉前盗取Autopilot驾驶辅助功能相关的源代码。
  对此,小鹏汽车发布声明,称在曹光植入职前后,未发现特斯拉所声称的任何可能违规行为。目前,小鹏汽车已针对此事启动进一步调查。
http://img1.jiemian.com/jiemian/original/20190323/155331679897840600_a580xH.jpg
何小鹏发朋友圈回应员工窃取机密一事。
  而此前一天的3月21日凌晨,蔚来才被曝出负面“内幕”,根据疑似蔚来前员工的“纸孩子”在知乎上爆料,蔚来总部金融部门负责人陈瑞存在拿银行回扣嫌疑、去年的1万辆交付属自导自演、正进行大幅裁员等。
  对此,蔚来发布声明称销量作假、大幅裁员纯属捏造,并反驳发布者对于蔚来员工不端行为的表述纯属主观臆断,缺乏事实根据。
http://img1.jiemian.com/jiemian/original/20190323/155332343277099200.jpg
  国产新能源车企第一梯队成员接连被传言袭击,而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再加上外界的各种唱衰,造车新势力们该何去何从?
风波不断
  作为国产造车新势力的代表,蔚来在2018年戳破了自己吹出的泡泡。
  在2017年4月的上海国际车展上,李斌携11款新车登场,并信誓旦旦宣告一年后正式交付第一批蔚来ES8。然而一年之后,原定于2018年4月交付的第一批蔚来ES8多次跳票,直到5月31日起才陆续启动交付。
  如今却传出“一万辆订单中,多数为蔚来内部员工购买”,对此,蔚来汽车发布声明称,截至2019年2月底,蔚来共交付13964台ES8,其中员工自行购买和购买后与公司共享的ES8占比仅2%。
http://img3.jiemian.com/jiemian/original/20190323/155331679926556500_a580xH.jpg
蔚来就爆料发布的声明  规模是一道坎,品质规模是另一道坎。自从蔚来汽车交付以来,关于蔚来续航里程不足、换电体系体验差以及软件问题频发的用户吐槽越来越多。
  2018年10月29日,有一位蔚来车主发微博称,他的车因为无故死机,把自己的孩子锁在了车里,车把手无法弹出,想尽一切办法都无法从外部打开车门,最终是通过吼的方式教孩子从里面打开车门。
  2018年11月28号,蔚来官方APP上一位真实车主(ID:遥远)以故障不断的理由要求退车。
  据该车主透露,当天原本约了广东广播电台准备对自己以及蔚来ES8进行一场采访。但是就在向记者展示“一键加电”服务时,蔚来的“加电小哥”却告知车主,车出故障无法行驶。车主表示自提车两个月来以来,蔚来ES8先后出现:补漆半个月、车门打不开、车载系统“月半小夜曲”、系统常死机等各种各样的故障。
  质量问题频出,蔚来的财报也不好看。3月6日,蔚来汽车(NIO.NY)发布的未经审计财报显示,2018年,该公司营收为49.5亿元,但净亏损从上一年的50.2亿元,暴增至96.4亿元。
  相比2018年销量过万却亏损不断的蔚来,还未正式进入交付期的小鹏汽车同样负面缠身。
  据钛媒体消息,2018年7月11日,一名苹果前员工张晓浪7月7日试图前往中国时被捕。其本人因涉嫌无人车商业间谍案被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起诉,可能面临最高10年的监禁和25万美元罚款。他于今年5月入职一家中国创业公司“小鹏汽车”,主要开发无人驾驶汽车。
  当时小鹏汽车的声明显示,张晓浪在5月初入职当天签署了知识产权合规文件,没有记录显示他向小鹏汽车上报任何敏感和违规的情况。
  进入2019年,小鹏汽车内部动作不断。据《新京报》统计,从2月14日起至3月13日近1个月时间内,小鹏汽车先后宣布了5项高层人事任命,涉及品牌公关总经理、生产质量高级总监、售后高级总监、销售副总以及自动驾驶副总裁。
  截至3月18日,小鹏汽车已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和武汉五座城市投入共计30座超级充电站并正式运营。
  在小鹏汽车进入交付大关之际,特斯拉的起诉让小鹏汽车再次蒙上阴影。
造车新势力们的困境
  风波不断,“国产特斯拉”们本身也面临着不少问题。
  无论是蔚来汽车CEO李斌早先喊出的“没有200亿不要造车”,还是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感慨“200亿都不够花”,都在论证一个事实,造车的确是门烧钱的生意。
  根据公开数据测算,2018年中国的互联网造车企业融资已超过1300亿元,估值也都在百亿元级别,这些因素都在无形中拉高了投资门槛。无论是造车还是卖车,超长的汽车产业链条需要巨大的资金支持。随着赛程的推进,资本会向头部公司集中,资金不充裕的新能源车企想要活下来并不容易。
  联创永宣管理合伙人高洪庆曾向第一财经表示,“整车行业是一个需要烧钱200亿以上,至少十年才能检验是否成功的行业” 。
  此外,新能源车企都受到交付能力的钳制。新车交付有多难?小鹏汽车CEO何小鹏的一句“规模交付难度比造车难度更高”或许能说明一二。
  据自媒体“电动湃”统计,在2018年造车新势力的销量排行中,仅有排名第一的蔚来数据过万,几乎是排名第二威马销量的三倍,而小鹏汽车销量不到500辆。
http://img2.jiemian.com/jiemian/original/20190323/15533171968432500_a580xH.jpg
部分新能源车企销售情况  批量交付困难、造车进度缓慢成了造车新势力的主要表现。财通证券发布的汽车行业造车新势力调研和分析报告中提到,这与其供应链不成熟、造车经验不足、行业本身的研发周期长等相关,创新又比较多,生产过程很难一帆风顺。
  除了资金和交付能力的考验外,新能源车企普遍采用代工,也埋下了隐患。
  由于代工模式不仅能够解决生产资质的问题,还能减少前期工厂建设方面的巨大投入以快速占领市场,成了不少造车新势力的选择。但找到代工厂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
  自打2016年蔚来汽车与江淮汽车首次合作,“代工”一词就饱受诟病,外界质疑以中低端车为主力产品的江淮汽车,是否有能力造出蔚来高端起步的产品。
  而从蔚来此前爆出的“退车门”事件来看,代工模式确实有待商榷。即使用户下了订单,如果质量不过关,也可能影响最终的交付数据。
  国产新能源车企除了亟待解决这些问题外,也面临着外部的挑战。特斯拉入华建厂、大幅扩充产能,传统车企纷纷加入竞争行列,国产造车新势力的未来令人忧虑。
  (本文已获无冕财经授权发布)
http://img2.jiemian.com/jiemian/original/20190323/155331697943522400_a580xH.jpeg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蔚来销量作假?小鹏员工窃取机密?造车新势力有点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