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网赚论坛_国内最大的手机网络赚钱项目资源兼职交流论坛分享平台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87|回复: 0

网上“养羊”就能赚大钱:众牧宝是商业模式创新还是理财骗局?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0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危险的是,吴长江以创始人身份代言的另一家类似理财平台“云联牧场”已经爆雷。吴长江及其牧场曾通过云联牧场融资,如今却无法返还投资者。
  互联网“养羊”,究竟是商业模式创新还是理财骗局?
  1
  买不到的真羊
  蔡欣在众牧宝上投资已经一年多了。蔡欣家住河北承德,年近三十,除了上班,日常生活就是带娃和追星。
  2018年,蔡欣刚攒了一笔钱,想去银行买理财产品,但许多产品设置了“5万起步”的门槛。蔡欣的钱不够,于是在朋友的介绍下,投资了众牧宝。她第一次只买了一只羊,120天后赎回成功,尝到甜头后,开始大笔买入。
  “那会儿年化(收益)率是13.5%,现在降到12%。”蔡欣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但众牧宝的收益率仍比大部分理财产品高得多。上周,她刚赎回80只羊,准备过几天带上老公一起买羊。
  蔡欣自称是个“理财傻瓜”,而众牧宝的收益方式“简单粗暴”,很适合她——在平台上输入买羊数额,系统会直接显示未来收益。
  如今,蔡欣在众牧宝里面累计投资近二十万,但她还是羡慕那些能买几百只羊的大客户,“只有他们有资格免费参加众牧宝的牧场参观活动”。
  说罢,她主动邀请南方周末记者买羊,并填写她的“邀请码”——这是众牧宝一种吸引流量的办法,如果成功邀请新人注册众牧宝并买羊,平台将返还邀请人少量金额作为奖励。
  众牧宝声称,牧场在羊圈上方安装了摄像头,进行全天拍摄,投资人可通过APP实时观看。同时,为了与其它羊进行区分,每只羊戴有独特的耳牌。
  实际上,由于羊多而摄像头只有一个,且羊的外形相似,投资人依然无法确定哪一只羊是自己的。曾有用户在微博众牧宝客服,指出不同时间里,羊的监控画面一模一样。客服则称,是系统故障导致的重复播放。
  按照哈子良的说法,养殖到期后,投资人除了选择赎回本金和利息,还能选择把这只羊运回家,“如果你不想要钱,也可以要羊肉”。
  然而,众牧宝客服却在电话里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实体羊只没办法赎回”。理由是,羊肉的运输需要高标准的冷藏条件,物流成本过高。
  2015年6月28日,众牧宝由众牧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众牧科技)创立。上线之初的版本叫“e牧宝”,后改名为“众牧宝”。据和讯网消息,2016年7月,众牧宝获得了3000万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
  众牧宝的总部坐落在北京市朝阳区的金泰国益大厦15层,这里是北京CBD辐射区,商业气息浓厚。众牧宝办公室装修简单,面积不大,几张方形木桌拼在一起就是工位。墙上则贴着“互联网放牧不是梦人人都是牧场主”的标语。
  现场有十多位工作人员,其中一位接待了近期造访的南方周末记者。推荐“养羊”理财时,她说,在众牧宝养羊,即使羊死亡,投资人也完全感受不到,“到期只需要赎回本金和利息”。当被问到是否保证稳赚不赔,她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众牧宝北京总部的办公室一角。 (众牧宝供图/图)
  2
  “谁用这个平台谁亏钱”
  投资人的钱究竟有没有用于买羊呢?
  众牧宝官网显示,其目前合作的牧场共有5家,其中4家均位于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五原县,还有1家位于宁夏。南方周末记者走访了集中在五原县的几家牧场。
  五原位于内蒙古河套平原腹地,南临黄河,北依阴山山脉,全县总人口30万,其中农业人口20万,肉羊养殖是当地的支柱产业。2018年7月,五原县刚刚摘掉了贫困县的帽子。
  出乎意料的是,位于五原县的4家牧场实际上均为当地养殖大户——内蒙古力农集团的直属或关联公司。它们在当地的名称是“力农1期—3期”。
  李治是其中一名农户,养了几千只羊。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力农集团的牧场有两种经营模式。第一种,由力农集团提供羊、饲料、场地,雇人饲养;第二种,外面的农户可租用力农的圈舍和场地,自行养羊。一个圈舍的租金是5000元/年,包括了水、电、管理费。
  例如“力农1期”的圈舍,被8家农户分别承包。“2期”“3期”里,既有农户租用养羊,也有力农集团自养羊。
  在“力农1期”,尽管每个圈舍的墙上都贴着硕大的众牧宝标志和二维码,但多位牧场工作人员却并不知道众牧宝是什么。一位农户猜想,众牧宝应该是一种饲料。之前被抢购一空的500只羊,正是来自“力农1期”。
  羊的数量也远少于众牧宝所宣传的。李治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按所有圈舍养满羊来算,“力农1期”最多能养1.6万只羊。
  然而,众牧宝官方发布的2019年4月运营报告显示,当月成交额5398万元,对应投资53980只羊。其中,位于“力农1期”的两个牧场分别为18724只和7483只,加起来约2.6万只,远超“力农1期”的实际存栏量。
  李治是牧场里为数不多对众牧宝有所了解的人,但他并不认同众牧宝的商业模式,没有与其合作。他也没有听说,有任何农户与众牧宝有合作。
  他最担心的是,如果利用众牧宝上的钱来养羊,一旦养羊出现意外,农户不但赚不到钱,还要掏钱给投资人赔利息。“羊死了我就亏了,投资人是没有损失的。”他说,“谁用这个平台谁亏钱。”
  羊只死亡相当普遍。一位草原牧场的羊倌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牧场最近养的一千五百多只羊中,死了六十多只;上一批从东北买来的两千多只羊,由于路程遥远,运输途中就死了一百多只;到牧场后,因水土不服生了病,又死了一批。
  对此,众牧宝宣称,每一家合作牧场都为投资人认购的羊只购买了保险,由中国人寿投保。客服亦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羊一旦死亡,保险公司将进行理赔,理赔金额是投资者的本金加上利息,由保险公司赔付给牧场,到期后由牧场返还给用户。
  不过,是否买保险要由牧场决定。南方周末记者以牧场养殖户身份咨询众牧宝风控部门一位阚姓经理,阚经理称,“保险不归我们(众牧宝)管,养殖户需自愿购买保险”。
  可养殖户也未必会买保险。“力农1期”的工作人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以前,大的养殖公司会给羊买保险,养殖散户不买,死一只羊,保险公司赔600元;后来因为羊死得太多,给羊担保成了亏本买卖,保险公司不再愿意接单。所以,现在牧场也不再给羊买保险。
  随后,南方周末记者致电中国人寿财险内蒙古分部,查询众牧宝合作牧场有没有投保。客服告知,合作的5家牧场均无保险购买记录。
  3
  大牧场不需要小农户用不起
  五原县当地的农户确实很难向银行拿到贷款。
  李治养羊的钱,是亲戚朋友一起凑的,赚了钱,大家再一起分红。“咱不需要贷款,也贷不了。”李治说,当地养羊的农户去向银行贷款,很少有成功的,除非找力农集团帮忙,用账上的流水向银行做担保。
  即使银行贷款成功,数额也不会太多,李治说,“十万八万根本不顶事儿”。养羊成本很高,3000只羊的成本大概在三百万元左右。
  这种说法得到了当地银行工作人员的印证。五原农商银行工作人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养羊贷款属于养殖贷,50万以上的贷款只能在当地总行申请。贷款金额根据养殖户的经营流水、规模大小、征信记录等情况而定。
  这意味着,大牧场是可以通过银行融到资的,且资金成本低于众牧宝返给投资人的12%。上述银行工作人员称,养殖贷款年利率从5厘至9厘(6%—10.8%)不等。
  另外一位农户鲁大海在五原县当地一家牧场饲养了三千只羊。在散户中,算中上规模。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如果按照众牧宝12%的资金成本来计算,他根本用不起这么贵的钱。
  鲁大海掰着指头算了一笔账,按照最近的行情,一只羊的购入价约七百元,喂养四个多月后出栏,其间每只羊要吃掉约四百八十元的饲料,再加上剪羊毛、喂药、租羊圈等开支,每只羊的饲养成本在一千两百元左右。
  而养羊能不能赚钱,非常不稳定,完全由市场决定。“去年一斤羊肉20块,今年一斤羊肉25块。”鲁大海2018年养了三批羊,头两批羊出栏的时候肉价低,折了几万块。最后养的那一批,出栏时赶上羊肉价格上涨,三千多只羊赚了三十多万。
  粗算下来,最后一批羊的收益率在8%左右,低于众牧宝12%的资金成本。况且,众牧宝还要向农户收取手续费,进一步提高了资金成本。
  众牧宝阚经理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众牧宝针对合作牧场额外收取信息费,每个牧场的收费标准不一样,综合年化率不超过20%。
  鲁大海养羊的牧场曾有来自山东和天津的养殖户,后来都因为养不好,一年后就走了。
  互联网养羊模式就像一个悖论。有畜牧养殖专业人士公开指出,畜牧业的门槛较低,业内的大规模企业本身有足够的钱,甚至能从银行拿到成本更低的钱;而真正需要钱扩大规模的小企业,风险抵抗力较差。一旦羊肉销不掉,拿什么还钱?

  “力农1期”的羊正在室外活动,每个隔间里有一百来只。(南方周末记者敬奕步/图)
  4
  涉嫌自融
  众牧宝把自己定位为信息中介,对接投资者和牧场主。具体运作模式为:牧场向平台提出养羊需求申请,平台发布认购消息;投资人出资认购羊只,资金由第三方托管支付给牧场;养殖到期后,牧场将羊只出栏变卖,再将协议约定的本金与收益返还给投资人。
  而令人吃惊的是,众牧宝与其合作的5家牧场关系非同一般。工商资料显示,5家牧场均为上述内蒙古力农集团的直属或关联公司,而力农集团董事长吴长江正是众牧宝的创始人。
  坐落在五原县的4家牧场分别叫做:五原县力农产业化养殖有限责任公司第一分公司(下称力农牧场)、五原县新禄农民专业合作社(下称新禄牧场)、五原县草原部落养殖有限公司(下称草原牧场)和五原县苏尼特养殖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苏尼特牧场)。
  南方周末记者在五原县走访时找到了其中3家。近几年,位于五原县东部的义丰村的土地上,建起一片广阔的肉羊养殖园区,数家养殖企业在此开设牧场,仅力农集团一家就占据了半壁江山。
  养殖园区宣传资料显示,力农集团在这里有3个牧场,分别是“力农1期”“力农2期”和“力农3期”。其中,力农牧场、新禄牧场同在“力农1期”,草原牧场即“力农3期”。
  至于第4家牧场苏尼特牧场,没有人知道,也说不出它在哪里,但它的工商注册地与力农牧场一致。
  李治在当地养羊多年,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十多年前,牧场脚下的土地是一片荒掉的盐碱地,力农集团买下了大片土地。如今,力农集团在五原县有十几个牧场。
  据其官方网站,力农集团于2008年7月成立,总投资5.783亿元,是五原县首家集饲料生产、销售及畜禽养殖、加工、销售为一体的企业。力农集团总部就坐落在五原县工业园区。
  2015年4月,一直从事养羊的吴长江萌生了一个新想法。天眼查显示,众牧宝成立时,吴长江担任众牧宝的法定代表人和股东,另外一名股东叫陈昶。
  4个月后,吴长江就退出了其在众牧宝的所有股份和职务。与此同时,众牧宝现任创始人哈子良成为新任法定代表人和股东。
  据新媒体铅笔道报道,吴长江与哈子良的相识是在2014年,也就是众牧宝创立之前。当时,吴长江在中欧创业营上课,认识了彼时在北京一家公司做移动营销的哈子良。
  2016年初,新的股东进入众牧宝,陈昶、哈子良均退出众牧宝的股东之列,哈子良保留了经理职位,如今以众牧宝创始人的身份公开亮相。
  5
  吴长江关联平台已爆雷
  众牧宝并不是个例。2015年起,多款R2O互联网理财平台相继成立。除了养羊的众牧宝,还有养猪理财平台“牧芽”、海产养殖理财平台“趣养鱼”等。
  所谓R2O,即传统畜牧养殖业借势互联网平台,推出的一种新型融资模式。R代表饲养(raising),O代表所有权(owning),R2O的交易模式就是将牲畜的所有权和饲养管理权分离,企业出售牲畜获得资金,投资人购买牲畜获得所有权,待牲畜养大出栏后,双方按照约定分享收益。
  这类平台主要有两种运作模式。
  第一种模式,即牧场通过自身的互联网事业部门,对外进行宣传、集资。例如互联网养羊理财平台“养羊啦”,依靠建水县鸿辉种养殖产业有限公司本身的养殖业务运作,为线上联合养殖提供一系列服务。
  另一种模式,即众牧宝这种,平台作为中介,对接牧场和投资人,通过牧场偿付信息服务费盈利。
  与众牧宝模式如出一辙的还有养羊理财平台“云联牧场”。2018年12月,云联牧场的年化收益率一度高达15%,不久后,却出现了大量兑付逾期。
  2019年1月25日,云联牧场发布公告称,截至公告日,平台用户共计5121人累计向各牧场出借资金2.75亿元。其中,已逾期的投资占全部投资额的47.8%,且各牧场对即将到期的借款大多无力按期还款。
  云联牧场公告承认,平台的一些合作牧场,在收到划转资金后,存在向其它公司转借资金的行为。
  在云联牧场公布的企业债务追偿名单中,吴长江与其名下的五原县力农产业化养殖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力农养殖)赫然在列。
  力农养殖还拖欠了银行贷款。2018年1月,由于力农养殖未按时偿还五原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借款本金282万元及利息,被最高法院列入失信名单。
  2019年4月10日,力农养殖因未及时履行法律义务,被五原县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由于无法联系上吴长江,法院将其拥有的三宗土地及房产进行了拍卖。5月16日,三处土地和房产被第二次拍卖,且再次流拍。
  更出人意料的是,2015年,吴长江还曾作为云联牧场的联合创始人,频繁接受媒体采访。据当年36氪的报道,吴长江是内蒙古羊产业行业协会会长,所以云联牧场上供认领购买的羔羊提供方及养殖方,均为内蒙古羊产业行业协会指定的牧场。
  云联牧场成立后不久,众牧宝前身“e牧宝”诞生,吴长江的个人互联网养羊事业拉开序幕。
  吴长江的公开信息不多。只有《中国青年报》报道过,2017年,吴长江以中国畜牧业羊业分会会长、内蒙古工商联执行委员等身份,入围第九届“中国青年创业奖”候选名单。
  一位力农集团内部人士则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吴长江是山东人,多年前来到五原县,从摆摊生意做起,后来涉足养殖业,逐步创立了力农集团。近年,吴长江常住北京,回内蒙古的次数屈指可数,集团大多数事务已移交给副总。吴本人常去海南度假,一去就是几个月。
  2019年5月22日,南方周末记者约访了众牧宝负责人。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否认了之前保本保息的说法,并坚称,合作牧场为每只羊投保,而众牧宝和力农集团只有合作关系,并无公司关联。
  (应受访者要求,蔡欣、李治、鲁大海为化名)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文|南方周末记者敬奕步
  南方周末实习生陶冶张力化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悟空网赚 ( 皖ICP备05011574号-1

GMT+8, 2019-6-18 11:00 , Processed in 0.11941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