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繁体中文  
您现在的位置: 安徽省宿城第一中学 > 校友会 > 我的母校 > 正文
又 是 泡 桐 花 开 时
作者:张秉政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124    更新时间:2015-10-8         ★★★

 

      

 

写在宿城一中百年校庆之际

 

安徽淮北 张秉政

 

四月,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我正在开满泡桐花的大学校园里徜徉,邮递员送来充满喜气的信函:我告别近40年的母校安徽省宿城一中将迎来百年华诞。

 

微风吹过,泡桐花无声飘落,沁着乡野泥土的芬芳,仿佛有一种阳光漫过。那母校百年庆典的公告抖落着往事的气息,熟悉而又模糊,亲近而又陌生;那洒满一地的紫白色桐花瓣,又带我们走进魂牵梦绕的校园……

 

我记忆中的宿城一中校园并不美丽,它座落在喧闹的市井中,没有湖光塔影,少有绿草茵茵,只有一排排冠盖如云的泡桐拔地而起;这些淮北大平原最常见的最普通的树,掩映着格局不大的二层红楼,朴素而平实,恬静而温馨。

 

一百年,历史长河中何其短暂的一瞬,但对于一所学校,一所历经风雨的学校,一个地区传承文明之火的载体(文革前宿城一中是宿县地区的最高学府),一个地区之魂,却是生动而丰厚,沧桑而深远。它在整个地区经济、文化、教育发展,特别是在人才培养上,可以说是功德无量。那伟岸挺拔的泡桐树,每一株高大黝黑的躯干上,都记载着日月更迭、风雨苍黄,记载着萃苹学子的成长历程,记载着荷锄而立、诲人不倦的师长亲切的身影,记载着师生脚踏实地、朴素无华、坚韧向上的进取精神,记载着曾被国务院命名为全国教育战线一面红旗的辉煌(1959,宿城一中得到国务院嘉奖,陈林老校长出席全国群英会)

 

今日再走进这所蜚声省内外的省示范高中,但见林阴夹道,布局合理,雅静疏朗,她现在已变得很美丽了。

 

物是人非。作为老三届,作为一九六六届高中毕业的我们,对校园有着一段不平凡的记忆。那个时代多有动荡,校园百花凋敝,泡桐凌霜。校园在文革时下迁,文革结束后又交给地方。现在所提的一中已是象征性校园的概念,是现实又是历史和精神的校园。我们曾经在校园呆过5(的确是最长最特殊的群体),对校园的感受是刻骨铭心的,是充满苦痛、酸涩,充满欢愉和期待最多最长的一个特殊群体的回忆。

 

泡桐花,一丛丛,一簇簇,像一缕缕淡淡的紫烟热烈地开着,它令人心醉。遥想当年校园,一如这泡桐花的盛宴,我们也曾有过美丽的季节。

 

曾记得,师生一道同台演出《年轻一代》;一起引吭高歌《松花江上》、《东方红》;一起跳《游击队员之歌》;一同在北沱河比赛游泳;一起到北校场晨练;一起去春游踏青;烈日熏烤下一道参加夏收;一同复习迎考,忍饥挨饿到天明……我们的生活有过玫瑰花朵、组卜色蝴蝶般瑰丽的梦,当然也有轻狂、压抑、浮躁、幼稚的无知和冲动……

 

曾记得,我们这些老三届被套上“革命小将”的光环,一道去“莺歌燕舞”,一道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我们迷惘、仿徨、困惑、抗争,我们的心灵伤痕累累。拨乱反正后,人生才有了新的开始。

 

最值得回忆的是,在严峻的上世纪60年代初,我们的师长给了我们亮丽的生活底色。

 

那时学友们都很穷,大多是穿老土布,不少男同学冬季没有棉布鞋,穿着用芦苇衣编织的毛草窝;好多女同学冬天是土布棉袄,夏季把棉花绒掏掉又缝起来作夏衣。师长的生活极其简单,非常俭朴,一如旷野中迎风而立的泡桐。在开满泡桐花的校园里,他们精神矍砾,步履矫健,衣着朴素。记得教语文的毛畅亭老师常常是一套土布长衫,圆口布鞋,好吟古诗,看线装书;刚刚分来不久的数学老师高锡纯常常穿的是一件洗得泛白的绿军装上衣,一下课就走到教室门口拍打粉笔灰。我的班主任王守全老师大概是格守着“人要精神,物要整洁”的格言,虽然他唯一行头只是一套毛哗叽中山装,但总是衣着笔挺地出现在我们眼前,好惹眼,那双黑色的响底皮鞋总是擦得捏亮捏亮。住在物理实验室里的王树才夫妇搬家时让我帮忙,记得全部家当就是一个小麻袋裹着一个小帆布箱。他们的生活和学生一样的贫寒,但他们却富于学,富于情,富于思想。他们以三尺讲台为神圣之地,对他项以的学生,往往是一团火、一团爱地呵护,一如泡桐默默关爱身边的小树小草。曾记得,两鬓斑白的华英芳老师被关进“群专”的牛棚,因我们的任课教师不在又让他来顶课。他讲文天祥的《过零丁洋》,荡气回肠,催川卧卜。后来看他蹈踢独行走回牛棚时,我们心头无不涌起辛酞困惑,甚至不敢再看他一眼。他们刚查示阿的人格品性,一如胸桐户般挺紧嘿娜。奴乍严肆意宣泄以致于文攻武卫升级越乘越严峻的时候,二我们的师长在人生最重要的时刻提醒我们,一定要保持头脑冷静,少做错事、蠢事,坚持读书,将来好报效祖国荡在极其艰难的环境中,在物质极度僵芝的年代,我们的师长总想最大限度满足我们的求知渴望,尽量给我们多做一道题,多补一节课,多演示一次实验。在生活上,学校安排我们每星期喝一次肉糜粥,吃一次油炸摸,节庆还让我们吃一次粉蒸肉(那时每月伙食7.2)。在滴水成冻、哈气成冰的教室里,我们的老师和我们一起挨冻受饿;在参加秋收秋种的强体力劳动中,老师和我们一起在地头烤红薯充饥……他们的学品、人品,令我们敬仰。他们用心灵塑造着我们,用绵延不熄的圣火将我们的生命点亮。

 

半个世纪过去了,当年的校园已不是今日的校园;当年不少老师已经作古,永远离开了我们……但宿城一中在我们心中播下的使命感、社会责任感却永远刻印在我们心上。

 

尽管从宿城一中毕业后各奔东西,老三届毕业30年重聚首,依然深情似火,不改旧模样。这些人中,有从政的,有做学者的,有当将军的,有当企业家的,有当电影明星的(如饰演《红日》中石东根的杨在葆先生),但更多的是默默无闻的平凡世人。不管命运如何,被宿城一中熏陶出来的一如泡桐一样坚韧、自强不息的精神,激励着一代又一代宿城一中人。这种精神跨越时空,成为一中不朽的灵魂。

 

我所在的城市一一淮北市离宿州市较近,我和我的老师、老校友也隔三差五相聚。亲情贴心,旧清缠绵,这师生情、同窗情,如陈年老酒;世事沧桑,瞬息多变,又留下了太多的遗憾。老三届人如今已两鬓飞霜,他们又多把目光凝聚在子女身上。无论孩子们是上学招工、当兵提干、婚丧嫁娶,宿州的汉久、陈明,合肥的元访,淮北杨扬等一帮老同学跟着宿城一中老师招呼着、掺乎着、支撑着这块友情的空间,打电话,下红柬子,招呼一声,宿城一中人就都来了。这友情,如脚下的泥土一般默默;这友情,未有任何雕饰造作,正如淮北大平原耐贫膺耐旱的泡桐般粗犷、质朴。

 

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我们依然有梦,去年在上海的我们的子女又成立宿城一中校友子女联谊会,正应了那句话,一辈子同学三辈子亲。友情的种子绵绵不绝,就像这春雨中盛开的泡桐,涂抹着依然青春的色彩。

 

 

 

文章录入:xyh    责任编辑:xyh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数据载入中,请稍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13 宿城一中 Powered by:scyz Ver3.51 学校投诉电话:0557-3917805 维护:信息中心